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箫心剑气

路,不只是走出来的,更是想出来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监堂随想  

2008-01-08 21:20:36|  分类: 风雨闲吟(原创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今天学生考试,在考场监堂。学校要求监堂时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两只眼睛盯着学生。那感觉,就是一个字“苦”。但也没办法,往讲台前一坐,便只能用眼睛和学生交流,确切地说,是用自己的眼睛和学生的前额交流,甚至连前额都看不见,只能和学生的一头乌黑的头发作感情上的沟通。唉,那滋味,真真是难以忍受。平常总认为学校开会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,我想,和监堂相比,这简直就是小儿科了,一点儿都不难受。

还好,学校还没禁止自己的行动自由;虽说眼睛的选择权受到了限制(学校规定不允许看书,看卷子等,只允许看学生),但自己在考场内走动的权利还是有充分保障的。于是,坐一会儿,我就从讲台上走下来,当然,步子是很轻的,绝不能影响学生们答题。在学生身边走过,每个学生的卷子上都扫一眼,尽管考的是物理,我一个都不懂,但是,毕竟也可以让自己的眼睛有个新鲜的观察物嘛。

本来想着,按照礼尚往来的原则,我看他们的卷子一眼,他们是不是也该看看我呀,两眼我就不奢求了,一眼总可以吧。可是,我走过了所有学生的旁边,竟没有一个学生抬起他们那高贵的眼睛。也太高傲了吧,虽说现在实行素质教育,强调以学生为主体,但你们视老师为无物,这怎么行?这口气实在是忍不下,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?”我绝不能再忍了,怎么办?好,你们视我为无物,我也视你们……唉,不能无物啊,否则,学校怪罪下来,怎么得了啊?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我走,还不行吗?

于是,我当机立断,回到讲台前,安然落座。然后,抬起眼来,扫视了一下前方,哼,你们再高傲,不也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吗?于是,我心安理得,继续扫视前方,寻找着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。但扫视了两三遍,便索然无味。不由得又走下讲台,又不能到学生身边去了,否则也没什么收获,何苦呢?回到讲台上,也没什么意思。怎么办呢?看看墙上的名人名言吧。还不错,很有哲理。但是太少了,刚三条,真不过瘾!

于是,我又到处寻找新鲜,寻找那令我眼睛一亮的东西。但,经过我千百度的寻觅,都没能找到使我再度高兴起来的东西了。于是,只好,又回到讲台上,任目光无目的的逡巡,任它无数次驻足于教室后墙的表上。可就连这表似乎也和我的眼睛做对,迟迟也不改变一下指针的方位,连位置上的变化竟也如此吝啬,难道它就想要我的眼睛面对一片的雷同与静止,而甘受之无聊之苦吗?

也许,此时,该称得上寂寞了吧,或许该称作单调。而这,又使人产生了一种孤独之感,这种孤独,自然不是远离人群的孤独,而应是处于人群中的一种孤独吧。而这样的一种孤独,好像,它的残酷性远超于远离人群的孤独吧。

因为那时,虽远离人群,但还可以有你的爱好凝聚的事物,还可以有你的心灵追寻的东西;而今,你面对的是枯燥,是那几乎的一成不变,没有了新鲜,没有了交流,自然,带给你只能是那难言的惆怅了。

而这样的一种孤独,却是外力造成的。它是一种制度下的孤独,一种身处其中的人无法去改变的孤独。

其实,也不能说无法改变。因为,在进行了一番痛苦的挣扎之后,我发现,再这样下去,我就会无法承受。既然现实无法改变,我可以改变自己啊,就像一句话所说的那样“山不过来,我过去”。自己的行动受限,但自己怎么想,想什么还是可以做主的吧,这点应该是不受限制的啊。于是,我就展开了思索,下学期班级管理方面应该采取一个什么措施好呢。

思索之中,周围也不再那么可厌,因为,此时,我已经注意不到了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从思考中走了出来,目光正与时钟相对,发现,竟然还有十分钟就考试结束,真是太快了。怎么这么一会儿,一个小时就过去了?

时间,也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东西。它有时很快,有时却很慢。真是一个不守规矩的东西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