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箫心剑气

路,不只是走出来的,更是想出来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怀才不遇之后  

2012-09-23 09:54:16|  分类: 风雨闲吟(原创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怀才不遇之后

 

今天闲着无事,翻开了《辛弃疾词选》,一句句怀才不遇的苦闷与感伤喷涌而出。“赋到沧桑句便工”,千古宜然。这样的人,这样的事,也很是不少。可是,怀才不遇之后的所作所为,却并不相同。

从历史上第一位杰出文人屈原开始吧。他“信而见疑,忠而被谤”,两次被流放,远离京城,而他没有堕落,依然竭忠尽智,为楚王为楚国担忧,以一身皓皓之白投入滚滚清流之中,殉了他的国家,殉了他的理想,让一个忠贞的珠穆朗玛矗立在永恒的时间长廊之中。

他,厄而不忘本,穷而不离根。

而以一句“世胄蹑高位,英俊沉下僚”,喊出了历史的最强音的左思,在晋朝的不得志,何曾将其压垮,他一手拿起笔,一手铺开纸,将自己胸中的郁结,借助于三都的华丽与辞藻的铺排,更积了十年之工,让“洛阳纸贵”在中国历史上熠熠生辉,更丰富了人们对于坚与忍的认知。

他,位卑而心雄,势促而志坚。

而那个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的李白,在满怀着“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”的远大抱负赴京后,却落得个“供奉翰林”的这样一个“以俳优视之”的职位,于是他“酒入豪肠”,在朝廷上让堂堂的丞相捧墨,皇上最亲近的太监脱靴,把一种情绪宣泄得淋漓尽致;在被赐金放还之后,仍傲然说道: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”

他,人轻而自重,职去而魂留。

而苏轼呢,以密州、黄州、惠州、儋州这样的路线图大可勾勒他的宦海生涯的这样一个人,可以说是“幽人独往来”“有恨无人省”。由于他的直,新派上台,他被贬;旧派上台,他仍然被贬,但是他,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即便被贬到当时的极度蛮荒之地——儋州,仍然留下了这样一句联语“南荒留雅化清风百世辟开瘴海大文章”。这就是苏轼。

他,贬身不辱志,易地不易心。

以上的这些人物,可以说,都怀才不遇,他们的表现虽不尽相同,他们的做法也各异,但有一点相同,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,并没有为了自己的“遇”,将自己的“才”埋没,或让自己的“才”服务于不该服务的地方。

而以下的这些人,则正好相反,为他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照。

一个就是那诗才出众,使武后夺袍相赐的御用文人。他为了自己的“遇”厚恩深,不惜媚附张易之兄弟,至不耻到为二人捧溺器的地步,此为其丑行之一斑,其余已无须赘述。此人即宋之问。

其人,有位则无耻,得宠即丢人。

 一个就是那知堂先生,鲁迅的二弟,为了自己的富贵,竟投敌,担任伪职,以一个汉奸的称号换来了自己的锦衣玉食,他的才,他的能,在这里,都成了帮助他滑向深渊的光滑的斜坡

 其人,有奶便是娘,有钱即是爹。

 同样是文人,为什么身处逆境而所为不一呢?起决定作用的,不是他们的才,而是他们的人,他们的人性决定了他们才之所用。由此,我不禁想到,我们当前的教育现状,智育为先,而不顾其他,培养出来的“才”,到底想要他们成为什么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